夏澜

湾家写手,月更状态w(#
目前特爱全职w(#
自产粮食,大爱妄想#
夏之镜湖,扬起波澜

花吐症 <唐昊x你>

✢花吐症paro
✢有霸氣總裁感篇跟純情少年感篇#(甚麼東西
✢前面是霸氣總裁,後面是純情少年

以上都可接受就往下看吧/

你們坐在一間咖啡廳裡,輕柔的輕音樂與濃重的咖啡香一同瀰漫在空氣之中。

唐昊戴著口罩,平時滑手機也吵吵鬧鬧的他難得安靜,你也是一手撐著頭一手滑手機,明明這是兩人難得的會面。

忍不住這尷尬氣氛的你偷偷望向唐昊,看著那口罩出神了下。

你記得劉皓之前有告訴你不知何時唐昊開始戴起了口罩,不時會咳嗽,估計是得了感冒。

病這麼久還沒好啊?

似乎是注意到你的視線,唐昊拿出紙筆寫了個字放到你面前。

『怎』

「你感冒了啊?」

『算是』

「嚴重到說不了話?」

唐昊點了頭,算是承認,這麼安靜乖巧回答你的他總讓你覺得哪裡不對勁。

於是,你趁著他拿下口罩喝面前的咖啡時,隨口說了個他不是特別喜歡的稱號。

「糖糕啊,你不會是得了那甚麼花吐症吧?」

出乎你意料的,唐昊不是不爽的拍桌反駁,而是被嗆的不停咳嗽。

簡直就像是被說中了的反應。

然後你就看見了幾片花瓣從他的口中飄了出來。

「……不是吧真的被我說中了?」

聽見了這句話的唐昊,狼狽的狠狠瞪了你一眼。

突然心裡有些複雜,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友人有了喜歡的人應該是要開心的,但是自己那可能唐昊也會喜歡你的希望突然就這樣消失了,不免有些難受。

「呃呃,你還好吧?」

看著還在咳的唐昊,你不知所措的站著看向他。

誰知道,唐昊突然就抓住你的手把你拉過去,然後就這樣吻上了你。

你頓時心中彷彿正被大紅字臥槽無限刷屏。

放開了你後,看著滿臉通紅的你,唐昊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你這表情,突然覺得得了這病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糖糕!」

你兇狠的滿臉通紅瞪著他,因為身高差距你不得不向上望,唐昊只覺得你像隻炸毛的貓一樣。

「治好了我你可要負責啊?」

「哈啊?」

接著他用手挑起了你的下巴,額頭抵上了你的額,笑的如你所知的一般狂妄。

「跟我交往吧。」

——end



✢前面就不重複打了,直接跳接吻部分吧#

唐昊突然就抓住你的手把你拉過去,然後就這樣吻上了你。

你頓時心中彷彿正被大紅字臥槽無限刷屏。

而在你看到他手遮著嘴、撇過頭不敢看向你卻渾然不知自己泛紅的耳尖已經暴露了自己的羞澀時,你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笑甚麼啊!」

聽見你笑聲的唐昊轉過頭惡狠狠的瞪著你,但泛紅的臉卻使他的兇狠程度直線下降。

「笑你可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准笑!」

這句話讓唐昊伸出了手把你的頭髮弄亂,雖然用力卻不弄痛你,接著他輕輕靠近你的耳朵,他的氣息使你的耳尖再度紅了起來。

「……作為治好我的代價,和我交往吧?」

——end

【叶方】当方锐变成了妹子 04

方锐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因为睡着而低下面对他的叶修的脸。
自从叶修成立了战队后,战队成员们的生活作息被陈果硬生生的调回成正常人,一天三餐有时加个宵夜,至于熬夜只能偶尔。
每天都这样,他们的作息想不正常都困难。
不得不说叶修的脸长得真的是满好看的,自从被陈果强势的调回作息后这点愈来愈明显。
眼袋的黑眼圈因为睡眠充足了而变淡了些,原先苍白的脸色变得较为正常红润,因为虚胖也不会显得瘦到只剩骨头那种可怕的程度。
当方锐想动动手的时候,发现他的左手被另一隻手扣着。
「睡个觉做甚么抓着别人的手呢…」
方锐虽然这么说,左手却轻轻回扣了叶修的手。
他还不想让叶修因为他这个小动作就清醒。
世界赛刚结束没多久十一赛季却快要开始了,很多战队都是处于自家队长副队长出国去为国争光,然而一回来就必须开始准备比赛的情况。
众多的战队里当然是包括连前队长都被抓去当领队的兴欣。
叶修自从当了国家队的领队后,那几个星期原本陈果规定的作息叶修很少时候能遵守,七天有五天都在熬夜。
回来后因为比赛近在眼前,所以他们根本没好好休息就开始高密度的训练,而退役的叶修则是友情帮忙他们整理各战队这次的新资料,因此也没好好休息。
他明明可以不必这样做的。
明明可以好好休息了。
让叶修愿意这样做的原因之一方锐,有些心疼的举起右手用指腹摸了下他的黑眼圈。
然后下一刻就被抓住了右手。
方锐看到叶修抓住他的手,半睁着眼,心中有种被抓包的感觉。
「方…锐…?」
叶修似乎还没完全醒过来,好象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好可爱。這大男人的可爱成这样是对的吗!
方锐有些脸红的不忍直视现在这个画风不对的叶修。
突然叶修抓着方锐的手,拉到唇边,然后往方锐的掌心落下一吻。
「叶、叶修你做甚么阿!」
方锐想甩开叶修的手,但似乎变成妹子后力气也跟着变小了似,完全挣脱不开,方锐只好偏过头去不看向此时正笑着盯着他的叶修。
「没做甚么啊。」
叶修看向方锐发红的耳朵,感觉对方似乎变成妹子后更容易害羞了。
「果然是有了少女心?」
方锐听到后一秒朝着叶修的肚子揍了一拳。
吃痛的叶修不禁感叹,方锐成了妹子后,不仅有了少女心,还变得更暴力了…


方锐再度拿起手机来看,在他睡着时群里早被叶修带走话题,但林敬言、吴羽策、周泽楷以及两个他有些出乎意料的人都私自敲了他。
前面三个真的是不意外,先不论林敬言,吴羽策和周泽楷都和他是五期出道,交情要好是自然。
然而那两个令他意外的人——黄少天和喻文州,虽然是意外,但方锐并不感到奇怪。
毕竟他曾在蓝雨待过一阵子,而他们三个确实是当时训练营中最熟的,依黄少天和喻文州对方锐的熟识程度来说会担心也是正常。
方锐其实很害怕变化,也有些杞人忧天,这是和他熟的人都知道事。
他害怕的变化并不是改变操作角色和改打法甚么的,他只是害怕他身旁的交际圈变得他无法融入罢了。
所以他才会从少了林敬言多了唐昊使他无法融入的呼啸离开而来到了至少还跟他算熟处得来的叶修所在的兴欣。
所以他才会在突然变成妹子时心里非常慌。
方锐看到那些关心他的话,象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一般边笑着回复他们边起身走到训练室。
将手机收进口袋,打开门第一个看到的就是站在一旁方才在楼上挨了方锐一拳的叶修,然后是对自己投向担忧的队友们。
「没事没事,做甚么这么担心?」
方锐向众人笑了笑,走到座位上登进荣耀。
看着画面中与他一同拿到了两个冠军的海无量,他突然知道了甚么。
没错,一切都没有改变,他就是他,不会因为突然成了妹子就不懂怎么操作角色、或因此改变打法。更何况,他相信叶修不会因为他成了妹子就离开他的,也不会相信都专程小窗敲他的友人或从此弃他而去。
他太过于杞人忧天了,也太迟钝了,明明叶修和吴女士还有其他人都一直在跟他明示暗示说他们不会因为发生了一事就从他的交际圈中有任何改变的。
看着象是想通甚么的方锐,在一旁的叶修露出了温和笑容。
看样子总算是了解了我们这些人想告诉你的事了啊废物点心。

* * *
在尾端来补一下我对方锐的解读(?
在我认知中的方锐其实是个很坚强、很勇往直前的人,但同时我觉得他其实也很多虑。
若是林敬言没有离开呼啸,我相信他一定会在呼啸拿下冠军,然而林敬言离开了而他虽然很努力的试着融入崭新的呼啸但是完全无法融入。
想想整个世界背离了自己的感觉,那是种十分可怕的孤独感。
我想方锐的世界就是他的交际圈、他的友人、队员、恋人,所以他十分害怕、担心任何一个构成他世界的存在消失。
大概就是这样吧#

叶神生日快乐!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了你,最了不起的你
叶神我爱你!!!!(#

当你段考没考好被父母骂哭的时候 ②

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三篇ODO
大家可以来点ouo(?
我会努力填的!!
之后会跟别人一起写别的男神x你系列喔w

你的段考成绩发下来了,拿到的分数可怕到让你想哭,然后回到家还被妈妈骂哭了。

一般来说你是不会哭的,因为你认为这是自己的错,可你好不容易打算认真一次,却因为妈妈突如其来的无理标准和逼迫打乱了你原本定好的读书计画。

你躲在房间里卷曲背靠着门坐着,额头抵着膝盖,紧咬着下唇不发出哽咽声。

一旁地上摆着的是被揉烂的成绩单,还有被你狠狠摔到地上的原子笔。

突然,书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的是方锐,你挣扎了一下,还是把声音装作没事的接起来。

「喂?」

“媳妇儿?”

「怎么了吗?你前几天不是说叶修要你们密集训练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

你故意的嘲讽他,想让他分散注意力不要发现你的声音是哭过的。

“是啊!看看你家点心大大特地为你挪出时间了有没有感动?”

「超感动的。」

说没感动真是骗人的。

“嘿嘿,话说媳妇儿你的声音…有哭腔啊?”

你愣了一会儿,急忙回覆他。

「才没有!方锐大大你这是出现幻听了吧?」

“你还是别骗我了吧。”

「真没骗你。快看我真诚的眼睛!」

“现在看不到你的眼睛呢,不如……媳妇儿你到门口开个门,让我看看?”

「蛤?」

你虽然不解,但仍是偷溜到了玄关,拿袖子把脸上的眼泪擦掉后,轻轻的打开了门。

「卧槽。」

看到他真的站在门外,你心中觉得十分错愕又有些想哭。

你把他拉进门,偷看了下父母房间的房门,便把门迅速的轻轻关上把人推进你的房间裏。

「你怎么来了?」

你错愕的望着他,只见他认真的看了下你后便无奈的笑着摸你的头。

「媳妇儿,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所以想哭的话就别憋着了,嗯?」

「…我才不想哭。」

你把头埋到他的胸膛,紧抓着他的衣服,还没哭完的泪又开始流了出来。

「好好好,不想。」

方锐抱着你坐到椅子上,慢慢安抚你直到你冷静下来。

「……不过你怎么能来?」

你往上看,正好对着他的眼睛。

嗯,自家男票的眼睛果然很好看。

「跟老叶请了假来的,荣耀虽然重要,但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

方锐轻轻抚上你哭紅的眼,擦去你脸上的泪痕。

「张一下嘴。」

你听他的话乖乖的张嘴,然后感觉到有东西放进了你的嘴里,甜甜的、很熟悉的味道。

「…巧克力?」

「嗯,吃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心情好多了吧?」

「嗯。」

你缩在他的怀里,想哭甚么的情绪已经没有了,现在在心中只剩满满安心感。

方锐低头在你额上落下一吻。

「我会与你一起分担你的悲伤。」

当你段考没考好被父母骂哭的时候①

估计还有其他篇#
此篇是叶修篇(?







你的段考成绩发下来了,拿到的分数可怕到让你想哭,然后回到家还被妈妈骂哭了。

一般来说你是不会哭的,因为你认为这是自己的错,可你好不容易打算认真一次,却因为妈妈突如其来的无理标准和逼迫打乱了你原本定好的读书计画。

你躲在房间里卷曲背靠着门坐着,额头抵着膝盖,紧咬着下唇不发出哽咽声。

一旁地上摆着的是被揉烂的成绩单,还有被你狠狠摔到地上的原子笔。

突然,书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拿手机一看,打来的是苏沐橙。

虽然不知道苏沐橙为什么要打给你,但你还是把声音装成没事的样子接起了电话。

「沐沐姊姊?」

“媳妇儿?”

听到是熟悉的男子声音,你愣了一下。

「叶修?」

“恩是我。”

「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你今天不是发成绩吗?你这么爱哭,怕你考太差把哭憋着,所以哥打电话来让妳哭诉哭诉。”

你听了,笑了下,心情总算是没那么玻璃了。

「开玩笑我怎么会哭啊,叶修你说谁爱哭来着?虽然确实考的很烂就是了哈哈哈哈哈。」

“好好好,媳妇儿不爱哭。你给哥开个门吧?”

「蛤?」

你虽然不解,但仍是偷溜到了玄关,拿袖子把脸上的眼泪擦掉后,轻轻的打开了门。

「卧槽。」

看到他真的站在门外,你心中觉得惊喜又有些想哭。

你把他拉进门,偷看了下父母房间的房门,便把门迅速的轻轻关上把人推进你的房间裏。

「还是一如往常的乱啊。」

进到你房间后叶修观察了下,得出了这结论,而你只想揍他一拳。

「不好意思本姑娘的房间就是这么乱有意见吗?」

「没有没有,乱中有序!挺好的!」

「听你在骗虚空双鬼。」

你忍不住笑了出来,伤心的情绪根本没了。

「在我面前还提别的男人?还一次提两个?」

叶修挑了眉,捏住你的两颊。

「又不是故意的…叶修你放手!捏太用力了好痛!」

叶修放开后你揉了揉两颊,一脸不满的瞪向他。

「噗。」

「笑个毛线阿!」

他笑了笑,抱着你坐在床上。

「笑我家媳妇太可爱行吗?」

「滚。」

你把头埋到他的胸膛蹭了蹭,他只是笑笑的摸了下你的头。

「好了别憋着了,我都为了你难得的抛下荣耀来这了。」

「……甚么啊。」

被他这么一说,你的眼泪又开始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你抓着他的衬衫,死都不肯抬头。

叶修也只是顺着你的髮,你知道他这是在安慰你。

最后你哭累睡着了,他把你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吻了下你额头。

「晚安。」

當方銳變成了妹子 03

3.

一回到上林苑,方銳就坐在沙發拿出手機開滑,然後發現有一大票人彈他。

這是發生甚麼事?

打開大群爬紀錄,看到了某張照片,方銳有了直接從二樓爬窗跳樓的心。

那張照片是他剛剛被強迫穿上蘿莉塔服的照片。

發佈人?不意外的是他們家的蘇沐橙隊長大人。

接下來的當然就是一團人問說這妹子是誰,然後蘇沐橙給了個一點也不拐彎抹角的答案:方銳。

所以就一堆人彈他了。

而且,興欣那團看家的人,以魏琛為首居然還帶頭起鬨。

說好的隊友愛呢!!

不過也好,畢竟幾天後是職業選手的聚會,他總不能打腫臉充胖子然後還要編更多藉口來圓謊。倒不如早早講明,雖然他們可能以為是在開玩笑。

說是聚會,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他們中國國家隊拿了個冠軍回來所以要開慶功宴就是了。

方銳心累的在大群回了個『哥變成妹子就是這麼可愛有沒有愛上哥啊哈哈哈哈哈!』

然後就把手機關成靜音放在桌上,躺在沙發上拿抱枕蓋住臉逃避現實。

每個人看著他表面上的泰然自若,卻不知道他自己心裡也是慌的。

要怎麼變回來、永遠變不回來怎麼辦?

這兩個問題一直在方銳腦子裏打轉,想丟著先不理都沒辦法。

最讓他害怕的是,他的朋友圈從此發生了變化。

該怎麼辦該怎麼辦該怎麼辦啊啊啊啊啊———

突然有個人把他用來蓋住頭的抱枕抽走,方銳張開眼憤怒的瞪向那個閒閒沒事做跑來拿走他抱枕的混帳。

「老葉你幹嘛?」

「方銳你先起來坐好。」

方銳以為葉修有甚麼正事要跟他說,所以乖乖地照他說的坐起身,接著葉修就直接坐在空出來的地方。

「好了,躺吧。」

葉修說完後,把抱枕塞回方銳的懷中,從口袋拿出剛剛在街上方銳買完塞給他當菸的代替品的棒棒糖來吃,然後順手把放在桌上的資料拿來看。

「啊,甚麼?」

方銳整個人傻了。

「你不是要睡覺嗎,哥的大腿就難得的出借給你躺。」

「你不會不要坐在這嗎?」

雖是這麼說,但方銳還是躺了上去。

葉修雖然沒有抽菸,但衣服上還是有著淡淡地菸味,那菸味莫名的令他安心。

「廢物點心,哥太帥你看傻啦?不睡覺了?」

「誰看你看到傻啦?你才是別一直看哥,專心看你的資料去!」

方銳賭氣的閉上眼,緊緊抱著抱枕真的一副打算睡死的樣子。

一時半刻也沒人出聲,只剩葉修翻閱資料的聲音。

「欸,葉修。」

「怎麼?」

「……沒,就只是想叫叫你。」

方銳聽到葉修笑了一聲,想睜開眼罵你笑甚麼啊時有隻手蓋到了他的眼上。

「得了吧,快睡。」

要不是方銳睜不開眼,否則他就會看到葉修臉上的表情是笑得溫柔和無奈卻寵溺的。

「…知道了。」

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安心感使他不安的情緒逐漸平穩,漸漸的睡意也湧了上來。

「沒事的,我在。」

在意識不清的狀態隱隱約約的聽到葉修對著他說這句話,他笑了下。

「葉修你今天怎麼這麼肉麻呢…」

說完,方銳就掛著笑睡著了。

似乎是聽到這句小聲的嘀咕,葉修笑著繼續翻閱資料。

「哎呀。」

驚訝聲在安靜的環境中十分明顯,葉修抬起頭看向發出聲音的蘇沐橙,用眼神示意她放輕聲音。

蘇沐橙端著著兩個馬克杯,將杯子放到桌上後又再去拿了個杯子才到旁邊的單人沙發坐下。

「終於笑了啊。」

刻意放輕的聲音帶著明顯的笑意,蘇沐橙看著熟睡方銳跟已經放下資料不看的葉修,藏在笑容裡的憂心消散了許多。

「是啊,總算是笑了。這小子真不讓人省心。」

「畢竟這麼突然嘛,他心裡一定也是慌的。」

葉修輕輕地撥開遮蓋到方銳的臉的髮絲,臉上的表情是寵溺的笑容。

蘇沐橙拿出手機照了張照片,照完並不急著收起來,畢竟葉修也拿她沒轍。

「那麼,要好好照顧我們家副隊長喔,葉修。」

「知道。」

葉修看著蘇沐橙拿著馬克杯離開,笑了笑,在方銳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會一直陪著你的。」

【葉方】當方銳變成了妹子 02

在最一開始陳果她們確實是挑正常的衣服給方銳的,但是當她們走在路上時看到了某間店面在櫥窗掛著的哥德式蘿莉塔服,她們就開始瘋狂了。

「方銳方銳,穿這個!」

方銳被拖進那店家後,妹子們把他壓坐在椅子上,各拿了一套衣服到他的面前讓他選。

「……我可以都不要嗎剛剛那些衣服就夠了啊……」

「不行!」

「那些衣服才不夠!」

「所以快選吧!」

方銳感受到了可怕的壓迫感。

看了下那三套衣服,他認命的接過了唐柔手上的黑色蘿莉塔服走到更衣間。

他明明是個漢子啊………

可能是想開了還是放棄掙扎了,方銳穿好之後直接蹦蹦跳跳的跑到蘇沐橙四個人的面前,活脫脫是個可愛的萌妹子。

方銳的皮膚算白,黑色蘿莉塔服剛好把他的膚色襯得更加的白皙。

裙子也不會過長,看來不會死氣沉沉,而是活潑的。

「方銳你乾脆就這麼一直當個妹子下去好了。」

看來十分喜歡方銳現在模樣的蘇沐橙隊長笑得十分燦爛的對方銳說。

「蘇妹子不帶這樣的啊,哥心理上可還是妥妥的漢子!」

方銳躲到葉修的身後,像是把他當擋箭牌似的擋在他跟蘇沐橙他們之間,就怕妹子們再拿些奇異的衣服給他。

但蘇沐橙似乎根本沒把方銳的話聽進去,只是繞過葉修再度拿了套衣服塞到方銳的懷中,然後把他推進更衣室。

不久,就聽見了更衣室裡傳來了「沒門!這個堅決抵制!」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在方銳被推進更衣室後便坐在更衣室外的椅子等人的葉修把手中的袋子擺到一邊,直接走過去拉開簾子。

「點心大大你叫那麼大聲做甚麼呢?……你手上那個……」

拉開簾子本來想問方銳發生甚麼事的葉修,看到方銳死死瞪著他手上的旗袍,瞬間了解了剛剛方銳大叫的原因。

那件旗袍有開衩就算了,重點是那旗袍十分之短,估計是只要偏高的妹子都不敢穿的長度。

連真的妹子都不敢穿了,何況原本是漢子的方銳呢?

就算方銳再怎麼猥瑣、再怎麼厚顏無恥,也無法接受穿上這個。

「老葉,你說難道一般妹子會穿這種衣服上街嗎……」

方銳欲哭無淚的轉過去看葉修,卻發現了很可怕的氣場,嚇得他馬上改口說他要穿並大爆手速的把簾子拉起。

他看到的是,妹子們雖然笑著但臉上擺明寫著『你敢不穿?』的不可否決性的問句,背後自帶著的黑色氣場。

「方銳你好了沒啊?」

「不回應就當你好了喔。」

然後簾子就被拉開了。

「臥槽我根本還沒來得及反應阿!」

方銳拉著裙擺很驚恐的看著蘇沐橙等人,瞪的大大的雙眼充分表達出了他的驚恐。

「方銳,你穿這樣說實話滿合適的。」

葉修難得嚴肅了一回,但方銳只往他的臉上狠狠揍一拳。

原以為過短的旗袍穿在方銳身上卻是剛好,側邊開了個小衩使得白皙的腿顯得更為修長。

葉修真不是說假話,而是真的很適合。

妹子們統一決定買下。

方銳終於換回剛剛在別家店買的正常的服飾,精疲力盡的坐在椅子上,看向正愉悅的在結帳的妹子們。

妹子們太可怕了啊……

「對了,我記得剛剛看到了家內衣店。」

「那下個目的地就是那裡啦!」

……饒了我吧。

聽到蘇沐橙等人的談話,方銳心中只剩下這句。

【葉方】當方銳變成了妹子 01

陽光從被拉開的窗簾外灑了進來,天氣十分之好。

似乎是睡飽了,方銳緩緩的爬起身揉了揉眼,然後緩緩睜開雙眼,看到自家隊友們外加一個退役前隊友一個不缺的站在他的房間門外。

「……你們怎麼回事啊?這麼大陣仗。」

「……點心啊,你還是,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吧?」葉修用看來十分難以啟齒的表情這樣對方銳說道。

「啊?」

方銳帶著疑惑走到了浴室,站在門口的眾人就聽到十分響亮的一聲:「靠!!!!」

「連你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變成妹子?」

陳果看著回復淡定正在吃早餐的方銳,像是一丁點都不相信方銳所說的話。

「是啊,要是我知道我剛也不會叫那麼大聲了吧老板娘。」

方銳拉了下又快滑掉的衣服,邊吃邊回答。

可能是因為變成妹子,方銳現在身高縮水到160,他本來就長得清秀,在變成妹子之後顏質當真是非常之高。

「這麼說好像也是……」

陳果拿了個長尾夾幫方銳夾住衣服,讓衣服能別再滑的那麼快。

而方銳的後方,蘇沐橙跟唐柔則是開心的玩起了方銳因為變成女生後變長的頭髮。

難得的被妹子們包圍其中,但是此時的他卻完全無法開心。

坐在他旁邊的葉修盯著他,他都想去戳瞎他的眼睛了。

其他人則是擔心的圍在一旁朝他投向關愛的視線,讓他想不在意都不行。

「反正現在想為什麼也想不來,那乾脆先別想了吧。哥吃飯要緊啊。」

「真是,你到底關不關心你自己啊?」

「這是當然的!快看我真誠的眼睛!」

方銳朝陳果看過去,陳果只看到方銳用他那對水汪汪的漂亮雙瞳看著她。

陳果一秒掩面,再看下去她怕她會忍不住衝去抱住眼前的妹子,而且絕對想不到這原本是方銳。

「方銳大大賣萌可恥啊。」

一旁的葉修發話後,拿出了根煙叼在嘴裡準備吞雲吐霧時,不知道甚麼時候出現的唐柔把葉修的煙拿走。

「我們三個也就算了,現在方銳也是妹子,不准你抽。」

「他之前還是男的時就不見妳們管,現在怎麼就管成這樣。」

葉修聽到不能抽煙,整個人如晴天霹靂一般。

「女孩子的皮膚要好好保養。」

「總之就是不准你抽煙!當然老魏你也不行!」

在陳果、蘇沐橙和唐柔的嚴重要求之下,魏琛和葉修也只能妥協。

方銳表示:看葉修生悶氣的樣子真好笑。

方銳從褲子口袋拿出了個棒棒糖丟到葉修的手上,然後繼續跟他的麵包奮戰。

葉修看了一眼方銳,再看了一眼手上的糖,就直接開來吃了。

「那方銳的衣服怎麼辦?總不能讓他一直穿過大的衣服啊。」一直拉衣服也不是辦法。

本來想說可以借方銳衣服的蘇沐橙和唐柔突然想到一件事,瞬間把話吞了回去。

想想,方銳變成妹子後身高變得比她們還矮,這對方銳來說是多大的打擊?

「那我們跟方銳一起去買衣服吧。」

當妹子們說出這句話時,方銳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真是個好主意,那我們等等就出去吧。」

陳果非常開心的拍手贊成唐柔的提議,但方銳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開心。

他只想到了一個可能性,自己大概會被當成娃娃一樣,一直被推進試衣間裡換衣服。

「然後就拜託葉修幫我們拿東西囉。」

蘇沐橙笑著朝自家親愛的哥哥如此說道。

那笑容在葉修眼中真是越燦爛越可怕。

開發文通知(?

總覺得好像只是拿來追蹤跟看文好像有點不大好,所以我就決定之後有文打上來了233333
大家好哇我是夏瀾,灣家寫手,請多指教23333
目前跳入入全職深坑爬不出來,屬於雜食性但主吃all葉還有葉方周翔,甜點是all方跟葉黃
好啦其實只要好吃我就吃(乾
各位可以來安利我//(?